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胡勇波是安徽农业大学学生,前不久跟着老师一起到安徽省临泉县开展暑期“三下乡”实践。本以为只是到农村看看农情、长长见识,没想到一路上都被“火急火燎”的问题所包围。

  刚到合作社,带队老师高俊山和负责人没寒暄几句,就被拉到地里。“今年气候有点异常,高温多雨,病虫害比较厉害,可咋办?”高俊山翻看了几株叶子,把胡勇波几个人喊过来,“你们看,这就是典型的黑茎病,有啥解决办法?”

  胡勇波和同学面面相觑,答不上来。高俊山跟合作社负责人讲了几句,安排人去及时处理,负责人从一开始的“眉头紧锁”变成了“笑容满面”。

  一上午的时间,他们基本都是在解决问题中度过的。午饭时,胡勇波跟高俊山小声嘀咕,“高老师,他咋这么多问题,您要是不在,我们可就抓瞎了。”

  第二天,大家正在参观另一个中药基地,村里一位老大娘跑过来,拽着胡勇波就问,“小伙子,听说你们是农业大学的,快去帮俺看看桃子生啥病了。”

  胡勇波刚搭话,“大娘,我们是学生物科学的,不研究桃子。”高俊山马上接过话来,“老人家,别急,桃园有啥问题你说说,我找学校园艺学院的同事帮你解决。”

  胡勇波甚至觉得老师有点“管闲事”,啥都能跟乡亲接上话茬儿。路上,高俊山语重心长地说,“咱们来就是解决问题的,绝对不能说‘不’。咱们解决不了,可以让学校其他专家帮忙,老百姓可不管你是哪个专业的,只知道你是农大来的。”

  一个多星期下来,天天顶着大太阳汗流浃背,胡勇波却觉得这一趟很值,“学农业确实不容易,必须要到农村真刀真枪地练,不然学到的都是‘三脚猫’的本事”。

  胡勇波的这段经历和感受,对安徽农业大学3400多名学子来说,可能有些共鸣。今年暑期,该校共组织24支乡村振兴专项团队、12支校级重点团队、67支校级团队和162支院级团队,深入田间地头、山林湖泊、鱼塘羊场,开展理论普及宣讲、科技支农等活动,观察国情。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年学校为每支团队“标配”了一名农业专家、一名思政工作者。据安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张庆亮介绍,学校提出了“强农先锋、社会英才”的人才培养目标,一方面让学生深入生产一线,把课堂知识转化为强农兴农的本领;另一方面,通过投入社会大课堂,砥砺学生学农爱农的情怀。

  于是,265位农业专家、3400多名学子临时结成“农业帮帮团”,走进1300多个村庄、企业、合作社,在乡村振兴大舞台演绎青春风采。

  该校林学与园林学院研究生梁志在滁州龙亭口林场调研发现,薄壳山核桃产业在当地已初具规模,但防治病虫害压力很大。“斑点喙丽金龟比较猖獗,老百姓基本上还是沿用传统的防治办法,生物防治、生态环保的理念还不行。”来之前,在导师张龙娃的指导下,团队准备了一些诱虫灯、诱捕器,免费送给了农民,不仅指导了使用方法,还普及了生物防治、绿色环保的理念。

  在该校团委书记武晓蓓看来,“问诊”农业生产问题的同时,也是在“把脉”学校人才培养。“只有真正走到一线,才能弄清楚我们的培养目标和‘三农’需求是不是相吻合。”

  该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张志平对此也是深有感触,他专门抽出时间,跟着学院的几个重点团队跑了几天,一直“偷偷”观察学生的表现。“既有欣喜的地方,也有一些问题。”

  “测绘家乡图”团队中几名测绘工程专业的同学,使用无人机非常娴熟,大家相互配合,短短几天就对灵璧县韦集镇陈圩村完成了测绘,制作了陈圩村区域规划图。不过,也有让人觉得“隐忧”的地方,经过大量的实践教学,00后的动手能力很强,“但知识面还有点窄,现代农业也是体系化的产业,单纯一个专业方向很难解决老百姓遇到的难题。”

  据张志平观察,学生和乡亲们的交流有些问题,不仅是语言关,看待问题的方式也有很大差别。“这些年轻人以后都要投身到农业一线中,对农业的执着、对农民的情感还要加强,不仅专业课老师要发力,我们思政工作者也要同向发力。”

  “‘三下乡’活动决不能‘兴师动众去、双手空空来’,农业大学的学生必须要走入乡村、走近农民、感知乡土中国。老师带领学生到农业一线找真问题、谋真学问,让田间地头来检验人才培养的质量。”张庆亮总结道,学生们在酷暑汗水中,感悟当代青年的责任担当,只有这样,“强农先锋、社会英才”的培养目标才会顺利实现。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