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多家场馆官方平台难预约,一些第三方平台代抢代约服务加价

暑期部分博物馆,客流不多却“一约难求”?

  进入暑期,北京迎来客流高峰,数据显示,预计今年暑期抵京机票预订量比2019年同期增长三成,7月以来北京日均接待旅游团数量已达1200个。

  与大量旅游团“进京”相对应的,则是实行预约制的部分博物馆和景区“一约难求”。

  抢不到往往是常态

  7月初,在广东省东莞市务工的农民工吴德平夫妇,带着孩子来北京旅游,但在预约景区方面碰了壁。除了圆明园在来京前成功预定外,其他想游览的景点都无法成功预约。“我都不知道在景区需要预约才能游览,想着先来北京,再想办法。”吴德平告诉记者。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的高中生王佳妤告诉记者:“抢故宫失败、约国家博物馆失败,半夜凌晨抢科技馆也失败。”

  记者了解到,暑期开始后,很多博物馆的预约难度也不断增大。记者通过反复刷新国家博物馆官方预约平台,但发现一直抢不到票。但据市民反映,一些第三方平台却有代抢代约服务。代抢国博门票票价基本在45元到80元之间,到了周末,价格更是上涨到100元左右。

  对旅行社来说,好不容易盼来旅游旺季,不缺游客但缺门票。北京一家旅行社的导游告诉记者,为给游客抢票,当下很多旅行社都是全员出动,经常在晚上加班争抢热门景区的门票。“故宫、颐和园这些地方就别想了,抢不到往往是常态,我们也没办法。”

  游客约不到,黄牛手里有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大部分景区实行网络预约制。“现在哪怕是周末任意去个博物馆看看,都得提前预约,临时起意可能就进不去。”北京市民钟韬告诉记者。

  北京市文旅局市场管理一处副处长马丙忠认为,为了保证古建筑和文物安全和游览质量,一些热门景区对每天的票数做出限定,游客应当予以理解。“预约制在北京多个景区已实行一段时间,在保障游客安全和提升旅游品质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不过,预约制也存在一些问题。对网络相对操作不熟练的中老年群体并不友好,也会让未预约的游客空跑一趟。北京市民王慧琴表示:“现在北京很多地方都要通过APP或者微信小程序预约,需要填很多信息,字还特别小,我都是靠孙子帮我操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姚盛表示,很多景区全面实行预约制,更多是形成了路径依赖,沿用此前管理办法,“有的景点设定的每天入园入馆人数还停留在去年同期,远未达到真实承载量。而且,承载量应该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可以适当上调,给予更多游客游览机会。”

  此外,在一些景点官方渠道抢不到的门票,可以通过第三方平台买到。据来京旅游的游客文国辉告诉记者:“游客预约不到的门票,‘黄牛’手中倒有不少,好不容易把票抢到手,去了却发现一些景区内游客并不多。”

  非高峰期可否取消预约

  姚盛教授认为,如果景区对社会需求没有充分掌握,一味将预约制常态化、扩大化是不足取的,应该对预约制加以优化,让其扬长避短。为此,他建议,景区、博物馆应该学习医院、火车站的做法,保留现场买票的一定比例,为相对不熟悉网络的中老年群体或临时改变游览计划的人群带来便利。

  姚盛还表示,对于旅游淡季仍实行预约制显得画蛇添足,完全没有必要。

  在中国旅游研究院研究员刘庆看来,要有效缓解预约难,更关键的是要从预约制里跳出,以更宽阔的视野整合资源,创新服务。“要深挖当地文旅资源,创新推出更加丰富的文旅产品,让游客多些选择和去处,而不是都跑到热门景点扎堆聚集。”

  记者了解到,为了应对很多游客一票难求的情况,不少地方已做出一定政策调整。例如杭州德寿宫,其根据当前群众游览需求大增的状况,适当增加了预约名额,例如上海博物馆发布通知称,除参观高峰期仍采取预约机制外,工作日实现免预约参观。

  据报道,为了应对门票代抢乱象,北京市文物局近日发布通知,要求一些热门景点适时延长开放时间、开展夜场文化活动,通过增加供给,为游客提供更多游览机会。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表示,颐和园和天坛等市属公园将动态调整放票量,及时将退票、爽约票回填票池。国家博物馆则对同一账号一周内多次预约且未履约率超过50%的给予限制预约30天,堵住用技术手段钻空子的漏洞。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