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今年暑假,家住广东东莞的大学生孟雨与一家“法务咨询公司”签订了合同,每天的工作任务是要打完250个-300个电话,至少加7个微信。这些工作由正式员工任小组长带着暑期工完成,经常强制性要求他们加班。若暑假工未如期完成工作,则会被老板直接辞退。一边是无限加班,一边是拿不到薪酬,签了合同的孟雨如今左右为难。

  每逢暑假,部分大学生就会进入“假期打工季”。他们通过求职平台、中介广告、熟人推荐等渠道,出于为家庭分担开销,为自己赚取生活费,或者为了锻炼自身能力、尽早接触社会等多种考量,在这个长假选择打一份暑期工。

  然而,大学生暑假打工被“黑中介”坑骗、被拖欠工资、被强制加班等乱象时有发生。据河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和燕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师生在2023年4月发表的一组调查显示,在他们所调查的有兼职社会实践的全国学生样本中,遭遇暑假打工被骗的大学生高达66.2%。

  尽管每年被媒体曝光的事件颇多,但每年的暑期打工被骗案例仍在不断发生。而不少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维权也面临许多难题。

  “黑中介”虚假承诺 暑期打工“陷阱”防不胜防

  在广东,一份时薪13元-15元、包吃住、日工作时长12个小时的电子厂工作,是大学生李云的理想暑假工。然而这个暑假,在中介的“承诺”下,李云和她的室友辗转广州、深圳、东莞多地,最终拿到的是时薪8元-9元的“缩水承诺”。

  今年7月,李云在一个招聘App上看到一条信息,写着“厂家直招,13元/小时,工作轻松包吃住,做满一个月包车费”。李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份工作能够让她用两个月的时间基本攒够一学期的生活费。但李云心里也有所顾虑,她通过朋友多方打听后得知,今年大多数电子厂只能给出11元/小时的工资。

  放假前,李云和室友跟工厂的负责人沟通,问能不能保证给到招聘App上所说的费用。得到负责人肯定的回复后,李云带着室友连夜坐顺风车到了广州。

  “黑中介”的完美宣传和虚假承诺往往是大学生群体被骗的第一层陷阱。

  就在李云和室友到达广州的第二天,李云被告知广州这边的厂家早已招满兼职工,而之前沟通的所谓厂家直招负责人,真实身份就是一名中介。

  这位中介告诉李云,现在东莞的工厂还招兼职工,但是时薪降到了11元-12元/小时。“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一小时11元我也认了。”李云和室友被中介带去了东莞。然而等待她们的是:身份证被扣押,按照8元-9元/小时的时薪结算。

  大学生暑假打工一旦碰到了“黑中介”,不仅是找不到满意的兼职,甚至很有可能陷入第二层陷阱——诈骗陷阱。

  今年读大二的刘昊在一位中介的引导下从事话务员的兼职工作。起初,这位中介承诺会提供2500元的无责底薪+500元的业务提成。而在到达培训地点后,刘昊就发现,这里的业绩指标几乎很难达到。“打电话的时候,绝大部分用户基本不会购买,而中介却承诺无责底薪,我感觉没有合同做担保,不靠谱。”他们住了一晚就走了。第二天,刘昊从其他员工那里获知,这一家皮包公司随即解散了。

  刘昊通过他人获知:“招聘平台背后的信息都是中介发布的,据说拉一个兼职工就能获得多少提成,中介对工厂的背景调查几乎没有,陷阱更是防不胜防。”之后,他们不再选择通过中介寻找暑假工作机会,而是尽可能通过熟人介绍。

  拖欠工资成常态 暑期打工维权困难重重

  从找暑假工起,一些社会经验不足的大学生便陷入了黑中介和部分用人单位的“层层陷阱”。不仅会被招聘信息里虚假话术所迷惑,入职后,部分大学生还会被用人单位拖欠工资,甚至是要求他们无限加班等。

  这个暑假,江西某大学日语专业的学生刘琳来到一家快递公司的“驿站”,承担分拣、代取快递的工作。原定每天从早8点工作到下午4点,日薪60元。有时业务繁忙,老板要求刘琳多加1个小时班,却不给单独的加班费。

  离职前,刘琳向老板询问薪水结算问题。老板声称“未做满20天不给工资”,而入职时老板从未提及过此“规定”。在咨询了劳动仲裁等相关信息后,刘琳多次和老板沟通,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按照工时核算费用。

  但让刘琳气愤的是,前两天上工时,老板并未让刘琳打卡,结果老板又以此为由,扣除了她两天的工资。

  今年7月,同样在暑假期间打工的大二学生刘婷去了一家新开的烤肉店,在后厨负责洗菜、切菜、整理厨房等工作。在刘婷入职3天后,其中3位小伙伴因为工作条件艰苦而选择离职。一时间,本该6个人干的活儿压到了3个人身上。刘婷负责的工作范围从后厨扩展到了前台,工资却没有变。

  入职第7天,刘婷在备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指。请假遭拒后,她一气之下回了家。而当她提出离职后,老板称其“无故旷工1天,要扣3天的工资”。

  这并非刘婷第一次遭遇暑假被骗。早在两年前,她第一次外出做暑期工时,中途无故被辞退,临走前老板并未支付工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修订)》第六十八条规定,非全日制用工,是指以小时计酬为主,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4小时,每周工作时间累计不超过24个小时的用工形式。此外,第六十九条规定,非全日制用工双方当事人可以订立口头协议。

  第七十二条对费用结算进行了明确规定:非全日制用工小时计酬标准不得低于用人单位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小时工资标准。非全日制用工劳动报酬结算支付周期最长不得超过十五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部分大学生在从事兼职工作时遭遇兼职单位扣除工资、强制加班等情况,但由于大学生法律意识淡薄,未与公司签订合同,没有约定好具体的工作职责和薪酬制度,会让大学生后续的维权困难重重。

  警惕暑假打工陷阱 看清合同是第一要义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遭遇过暑假打工被骗的经历,提前签订了合同,但部分大学生仍然会遭遇种种困难,陷入合同里的条款“迷宫”。

  刘昊在从事“外卖骑手”的兼职工作时就栽了跟头。在选择做外卖兼职前,他和小伙伴长了心眼,要跟中介签合同。但没想到的是,合同里面也“埋下了不少地雷”。

  比如,合同规定,租一辆外卖车需要每个月缴纳599元,若车辆有损坏,甚至标签被撕了,也要给予赔偿。但合同里并没有提到头盔、箱子等送外卖的必需品需要自行购买。

  从事“外卖骑手”工作一段时间后,刘昊自己掏了不少钱。离职时因为不满工作时长,他还需要缴纳325元的违约金。

  据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解到,不少大学生在找暑假工作或者暑期兼职时,往往与单位只有口头协议,即便签订正式合同,若未看清合同内容,梳理清楚工作内容职责,又会遭遇新的麻烦,在维权的道路上也是胜算较少。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蔡元培建议,大学生在签订暑假工劳务合同时,需要在书面合同中约定基本的工作时长、工作条件、工资待遇、工作环境等,以便在工资待遇有变的情况下拨打12345电话或者寻找当地工商局、人社局,就拖欠工资或违反合同约定进行举报。

  若大学生在合同签署后发现被骗,蔡元培提示:“黑中介在使用虚假宣传的行为中存在诈骗的成分,情节严重可以构成刑事犯罪。”他建议,大学生收集相关线索,遇到此类情况可以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外,针对暑假工被骗等其他情况,大学生还可以向司法行政部门的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由律师帮助起草民事起诉状,整理相关的证据,向法院提交。

  暑假是大学生兼职被骗的高发期。蔡元培提醒学生,需要警惕高薪但工作轻松简单的工作,不要轻信招聘软件上的信息,要提高防骗意识,及时发现不合理的地方,积极收集证据,向相关部门寻求帮助,展开维权行动。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