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中新网北京9月3日电(张钰惠)又到开学季,9月1日,也是集中上交暑假作业的日子,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又开始了一场连夜补作业的“战斗”。不同于以往的是,这届“10后”小学生的暑假作业,需要全家成员齐上阵。到底是谁的暑假作业?这场和暑假作业的“博弈”,为什么需要家长的参与?

  互联网时代的电子作业

  来自山西的安女士告诉中新网,这个暑假,家里五口人都在为二年级学生小涵的作业焦头烂额。拍视频、做PPT、做打写单……各科的作业五花八门,什么形式都有。

  “语文、英语作业一般是要求朗读课文后上传视频,数学作业就是拍一段解释题目的视频。”安女士提到,不仅是暑假,平时上学基本上每天都有类似的作业,要求学生像讲课一样对着镜头录制视频。刚开始做这项作业的时候非常不熟练,常常出错,一录就是一个小时,实则拍摄下来也就一分钟左右。

  还有一项作业是做阅读分享PPT。“孩子不会做PPT,也说不出来自己的阅读感受,或者只能说出一句话,比如读一个关于建筑中的数学的小故事,我问她有什么感受,她只会说‘建筑中有很多图形很好看’。”对此,安女士表示很无奈,只能一点点引导着小涵说,再制作PPT。

  “班上很多孩子的父母忙着上班,都是老人在带,老人哪里能适应得了互联网。”安女士直言。

  就小涵所在的小学而言,除了最基础的题目练习,几乎每项作业都要用到手机和电脑。对于安女士来说,家里有能帮上忙的年轻人,这些电子作业还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二年级的小孩子和老年人来说,却有些超出了能力范围。

  “暑假作业费家长”

  这个暑假,为完成美术课和科学课的实践作业,安女士还带着小涵去旅游,去科技馆、博物馆,拍摄记录途中的美景美食,将照片冲洗打印后装饰边框。回了家也不闲着,为了完成音乐课作业,要带着小涵看各种电影和音乐剧。

  “实践作业还好,最麻烦的还是英语立体图册。”安女士说。

  小涵有一项英语作业是制作一本“All about seasons”立体图册,将四季与对应的天气、服装绘制出来,每页均需彩色绘制。安女士和小涵的两个姐姐带着小涵绘制了四个小人,还黏贴了四个季节的衣服。“我在网上找线稿,我姐姐打印出来裁剪,我妈粘衣服。”小涵的二姐说。

  “她的作业量可能和我小时候没什么差别,但麻烦程度绝对呈指数级增长。”小涵的二姐无奈地说。除去这些麻烦的作业,她最不能理解的是一些远超出小孩能力范围的作业,“看似是留给孩子的,其实就是留给家长的”。

  比如一项数学作业——人民币中的数学项目式研究报告,对于这项作业,小涵的老师还特地要求独立完成。这项作业要求在十个关于人民币的话题中选择一个,把研究过程、发现与收获图文并茂地记录下来,要求内容具体、丰富、详实。小涵的二姐选择了“支付方式的变革”这个主题,查资料、写报告,替小涵完成了这项作业。

  “这是要让小学生‘立项’。”看到作业模板,小涵二姐的朋友如此调侃道。

  暑假作业应该是谁的?

  这个暑假,许多家长在社交平台吐槽上述现象,和暑假作业的“博弈”,变成了家长的主场。

  “我认为,学校就不应该布置学生不能独立完成的作业。”针对此现象,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中新网谈道。

  另一方面,储朝晖认为,学生依赖家长完成作业的行为显然是不当的,无论作业的水平、质量如何,都应该独立完成,家长也不能认为孩子做得不好就去帮忙。

  “即便效果不理想,学生也要独立、认真地完成作业,至于作业的效果怎么样,那是另一回事。”储朝晖表示。

  储朝晖还谈道,中小学教师在布置和评价学生作业时,也应该将学生的态度纳入标准,而不是简单地看作业质量。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