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9月,是开学的时节。许多刚刚成年的年轻人,经过高考洗礼,终于走入大学校园,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一段全新的人生旅途。与此同时,今后数年里,他们将住在怎样的宿舍里,和哪些同伴一起生活、一道成长,也将在此刻揭晓答案。

  开学报到、入住宿舍,对多数大学新生而言都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但是,在个别高校,一些关于宿舍设施的“幺蛾子”,却给刚刚入学的新生泼下了一盆“冷水”,让人很不愉快。

  近日,据上游新闻报道,湖南长沙中南大学多位学生发布视频反映,他们在交学费、住宿费后,在寝室使用空调时还需缴纳400元空调租赁费和30元遥控器押金。针对此事,中南大学后勤保障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学生宿舍)空调的确非学校所有,是第三方租赁公司的,学生在宿舍使用空调,一直以来都是采取租赁方式,并根据学生个人意愿进行租赁。

  大学生要用宿舍空调,竟然还要额外缴费?此事不仅令新生难以接受,经媒体报道后,也在舆论场上引发了大量讨论。

  有网友质问道:“空调收费不合理,不然怎么桌子椅子不收费?”不过,也有人为校方辩护,认为空调本身就有使用成本,如果收费标准提前订好,又没有高得离谱,涉事高校的做法无可厚非。

  其实,涉事高校收费行为引发众怒的关键,并不在于空调租赁价格的高低,而在于这种与“第三方”合作,然后再额外收费的宿舍运营模式是否合理。

  正如《新京报》在评论文章《额外交费400元才能用,大学宿舍空调应该怎么配》中所写:“客观来说,400元一年的费用不算太高,而且是一个宿舍的金额,平摊的话一位学生仅需负担百元左右。人们争议的主要是其租赁模式,任何额外收费,都免不了引发质疑和警惕,担心其中藏有猫腻。”

  事实上,空调租赁并不罕见,已有不少高校采取类似做法。据央广网报道,早在2011年,上海交通大学就引入了空调租赁模式,由第三方公司提供空调并向学生收取租金。但是,正如《新京报》文章作者指出的:“空调租赁的问题在于,如果租赁公司给出的价格不理想的话,很容易变相加剧学生的负担……另一个问题则是容易滋生垄断。比如,学校统一租赁了空调,学生如果希望自行购买,这种拆空调再装空调的过程,往往也过于折腾。而且,也确实如一些人担忧的,全部交由租赁公司来商业化运作,很有可能产生利益勾兑的空间。”

  对此,《大众日报》记者杨帆也在文章中写道:“学生和家长感到不安的,不是每年100元的租赁费,而是这笔钱收取的是否真的合情合理。要想堵住悠悠众口,洗清‘违规收费’的嫌疑,学校就要及时、主动地做好信息公示和保障措施,在新生入校前便了解到相关规则与原因。同时,对相关采购流程进行公开,透明地解释空调费用的用途,让学生做到心中有数。甚至可以组织学生成立宿舍管理委员会,直接参与到宿舍管理政策的制定和监督执行过程中来。”

  一直以来,在大学校园里,一切与“收费”二字挂钩的事,都容易触动学生与家长的敏感神经。一方面,高校往往被赋予“象牙塔”的形象,其中的学生也是尚未正式步入社会的“新鲜人”,在学校里谈钱,总令人觉得不太舒服;另一方面,校园公共设施的成本是实实在在的,如何合理地向学生收取费用,在平衡好学生感受与经济账的前提下,稳步提高校园服务品质,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今年上半年,有高校在图书馆设置“付费自习室”,就引发了广泛争议。不论是学生宿舍,还是图书馆,都被认为是学生必然要用到的“校园基础设施”,在这些领域额外设置收费项目,必然引起争议,高校也因此需要慎之又慎。

  当时,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者公羽在媒体撰文,探讨了“付费自习室”是否有违公平的问题。文章写道:“学校把一部分空间利用起来,让这些特殊需求群体在校园里能有一方专属的、安静的学习空间,可以说是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否要以包年的方式,向学生收取费用,还是值得考量……大学毕竟是讲求公共性的教育机构,并不只为少数人群服务。这些创举想要走得更远,也不能违背公平的基本原则……未来,随着高校生源缩减,部分学校的生存也会遇到更多压力,肯定也会开发出更多类似的‘市场化’手段。但如何避免争议,兼顾公平与效率,也应该有妥善制度安排。”

  这些问题,很难有绝对的“标准答案”。对高校而言,不论是新设服务,还是开征费用,其目的都是让学生满意。因此,只有在和学生充分沟通、建立共识的基础上,高校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避免不必要的争议。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