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人民币上演“大反攻”。近一周以来,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连续回升近千点,升幅均超过1%。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此番人民币汇率的“大反攻”意味着探明了阶段性的底部,也预示着重回升值通道的开始。

  而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最新的发文中也指出,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提高了利率调控的自主性。未来我国潜在经济增速有望保持在合理区间,应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条件与经济潜在增速和物价基本稳定的要求相匹配。

  强势回升

  7月13日,央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2023年7月13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7.1527元,前一交易日中间价报7.1765元,单日调升238基点。人民币中间价连续五个交易日升值,累计升值幅度超过500基点。

  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同样连续回升,围绕7.17波动。7月12日晚间,在岸、离岸人民币汇率双双收复7.17关口,其中,离岸人民币汇率日内大涨近400点。自上周四起,人民币对美元连续走高,截至7月13日21时,离岸人民币对美元7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达957个基点。

  其中,7月13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开盘价为7.168,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日内开盘价为7.1645。截至当日21时,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最高升至7.1568,离岸人民币方面,虽有小幅跌落,日内也有最高41基点的上涨。

  在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看来,人民币汇率已经探明了阶段性的底部。“没有只涨不跌或者只跌不涨的货币”,管涛表示,从7月初到7月12日,人民币汇率创过去8个月以来的新低,但是看到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的日均成交量比上个月还下降了10%,这意味着人民币创新低的过程中,外汇市场的交投更加趋于谨慎。此外,陆股通经历了连续4天的净卖出以后,最近又出现了连续的3天净买入,也意味着资本市场的情绪开始回暖。

  美元走弱

  “近期人民币汇率有所回升的主要原因或来自外部,美元指数因美国6月的就业和通胀数据回落而走弱,人民币面临的被动贬值压力趋缓。”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解释道。美国劳工部7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物价涨幅整体回落,6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降至2021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

  数据显示,今年6月美国CPI同比和环比分别上涨3%和0.2%,而5月同比和环比涨幅分别为4%和0.1%。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后,6月核心CPI同比上涨4.8%,环比上涨0.2%。这样的数据即意味着美国的CPI涨幅已经跌至2021年3月以来的新低,而更为“顽固”的核心CPI也是自2021年10月后的新低。

  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当日大幅下跌。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当天下跌1.19%,在汇市尾市收于100.522。最新消息显示,由于通胀持续降温,美联储加息周期有望接近尾声。

  “人民币贬值压力最大的阶段可能已经过去,美元强势已至‘强弩之末’。”一名研究人员直言。美国CPI时隔两年重回“3字头”,通胀回落为加息预期降温。在多方看来,这是人民币此轮贬值告一段落、汇率迎来拐点的原因。

  管涛也提到,近期人民币汇率连续反弹的主要原因,从国内来看,二季度经济复苏放缓的利空基本出尽,但是市场对于经济企稳和经济刺激的预期加强。从国际上看,境外美联储紧缩预期缓解,美元走弱,从月初到7月13日,美元指数从103以上跌至100附近,也促进了人民币汇率的反弹。

  另一方面,央行综合施策稳定汇率、宏观数据的改善也对汇率的反弹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易纲近期在《经济研究》发表了《货币政策的自主性、有效性与经济金融稳定》一文。文中就指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提高了利率调控的自主性,促进了宏观经济稳定,经济基本面稳定又对汇率稳定形成支撑,外汇市场运行更有韧性,利率和汇率之间形成良性互动。

  触底反弹

  对于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势,多名分析人士都表达了相对乐观的态度。

  管涛表示,由于前期人民币汇率的回撤对于各种利空有比较充分的定价,后期不排除有一些边际上的利好,对市场信心都会有很大的提振作用。随着经济企稳回升,人民币汇率有可能“触底反弹”。

  明明则指出,7月13日,海关总署披露的6月贸易顺差规模仍然维持在较高水平,但汇率并未对出口数据披露有明显反应,或显示出人民币汇率后续的走势更多取决于国内经济基本面的改善,而基本面的改善或需依赖于内需修复。短期来看,经济复苏斜率放缓阶段,基本面对人民币的支撑尚不明显。中长期视角下,稳增长政策“组合拳”陆续落地生效,若市场对于未来经济预期转暖,或带来直接投资账户和证券投资账户修复,人民币汇率有望逐步企稳甚至重回升值通道。

  对于汇率政策的问题,易纲在《经济研究》中的刊文也给出了答案。文中提出,利率政策和汇率政策首先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这是保持经济金融稳定运行并从宏观层面抑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两类政策不是并列关系,利率是货币政策的核心和纲,汇率在利率政策影响下由市场形成。货币政策调控首先要将国内目标放在首位,并为实现国内目标选择利率等最优政策;其次需创造良好环境,使汇率由市场决定。

  “遵循上述思路,在近年来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利率大幅变化的环境下,中国的货币政策没有简单跟随,而是坚持‘以我为主’,自主性和有效性明显上升。在调控中充分考虑时滞等复杂因素,在做好逆周期调节的同时,注重跨周期调节和跨区域平衡,在收紧和放松两个方向都相对审慎、留有余地,货币政策始终运行在正常区间,实际利率与潜在经济增速大体匹配。”易纲说道。

  易纲在论文中指出,下一步,为持续提升货币政策自主性和有效性,实现经济金融长期稳定,应着力保持总量适度,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条件与经济潜在增速和物价基本稳定的要求相匹配。此外,还要深化改革,持续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以我为主兼顾内外平衡。同时注意加强政策协同,持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