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中国内地身家超千万的高净值人群,到底有多少?他们又具备哪些特征?近日,招商银行发布的一份《202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揭开了这个“神秘群体”的面纱。《报告》显示,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数量达到316万人,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3183万元,主要集中在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另外,40岁以下年轻高净值人群几乎占据半壁江山,而创富一代在陆续步入花甲之年后,如何安全稳妥地传承财富和家业成了必答题。

  三大经济圈保持增势

  根据披露,《报告》将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个人统称为“高净值人群”。何为可投资资产?主要包括个人金融资产、投资性房产,但不包括自住房产、通过私募基金投资以外方式持有的非上市公司股权、耐用消费品等资产。

  事实上,国内涌现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不在少数。《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内地的高净值人群数量达316万,与2020年相比增加了约54万。而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22年年末全国人口规模为141175万人,经粗略计算,高净值人群占比将近千分之二。换言之,或许每一千人里,可能就有两人是妥妥的“富豪”。

  从财富规模看,他们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183万元,总量可达101万亿元,2020-2022年年均复合增速为10%;《报告》预计,未来两年高净值人群数量和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将继续增长,复合增速分别约11%和12%。

  另外在地域分布上,三大经济圈的高净值人群保持增势。其中,广东、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福建、湖北等九地高净值人群数量超过10万人;仅粤、沪、京、苏、浙五个省市的高净值人群人数占比就达到44%,其持有的可投资资产占全国高净值人群财富比重约为60%。

  “过去两年,机器人、物联网、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等行业迎来加速发展,上述产业集群和上下游在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集中度较高,相应财富人群显现出辐射延伸效应。”《报告》指出,这对周边省份亦有所拉动,尤其是西部地区提升明显,其中重庆和陕西高净值人数更是在去年首次突破5万。

  超七成着手财富传承

  值得一提的是,“创造更多财富”已不再是高净值人群最重要的目标。随着财富原始积累阶段性的达成,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等多重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取而代之的首要目标是“保证财富安全”。

  这在数据上亦有所体现。《报告》提到,调研中近九成受访者保持适中或较低的风险偏好,即选择“中等收益水平”或“高于储蓄收益即可”。另外,高净值人群超过一半的境内可投资资产配置于较低风险的资产,包括现金类和固定收益类产品,仍需时间恢复投资信心。

  与此同时,高净值人群财富目标趋于多元化,也相应地走出了一条“人-家-企-社”需求演变路径,即进一步从个人需求延伸至家庭、企业和社会公益/慈善领域。有意思的是,提及家庭需求的人数占比达62%,相较2021年的58%有显著上升。

  《报告》数据显示,2023年高净值人群的家庭需求中,高居首位的是家庭资产综合配置,提及比例为41%;排名第二的是子女教育,提及比例达37%;其后分别是定制化的产品服务、 代际传承安排、医疗和健康咨询及服务,比例分别为31%、29%、27%。

  不难看出,对于千万富翁群体而言,传承更像是一门需要打磨的“艺术”。他们看重的不仅是财富和家业的传承,对于子女教育和能力培养的重视程度甚至高于许多家庭金融需求。其中,超七成高净值人群已开始或已在准备财富传承事宜,同时61%受访者表示已在着手后代能力教育和传承。

  此外,在代际传承的方式上,他们更青睐为子女购买保险和购置房产,预计未来还会拓展创设家族信托和企业股权安排等方式。

  年轻“富豪”接近半数

  在这幅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画像中,客群结构进一步年轻化。本次《报告》的受访者中,40岁以下的群体占比能达到49%,相较2021年的42%上升了7%。这7个百分点的增长主要位于30-39岁区间;29岁及以下的高净值人群占10%,与往年持平。

  从职业分布来看,高净值人群主要涵盖创富一代、董监高、职业经理人(非董监高)、专业人士、富二代、家庭经营者和其他,前三类职业占比就达到了49%。在大多数人印象里,创业成功可能是财富积累的最主要途径,尤其站在风口上的互联网行业,更是流传着无数造富神话。

  但实际上,由于互联网行业市值波动过高,相较于2021年,如今新经济群体中的高净值人群已经出现缩减,其中新经济“创一代”和董监高占总样本比例均下降3个百分点至7%。与之相对的,专业人士、家庭经营者中的新富人群涌现,财富来源越来越多样化。

  《报告》还提出:“对比不同客群类别、不同年龄阶段的高净值人群,由于人生阶段、财富来源、专业知识、体验诉求的不同,其综合需求的差异化也愈加明显。”

  例如,创富一代企业家整体年龄结构较大,超过七成在40岁以上,绝大多数的主要财富来源为企业经营报酬,且逾六成创办的是传统行业企业。相较于两年前,更多创富一代企业家开始认真思考二代接班和退休后生活等事宜,这主要是由于年龄、疫情和行业动荡带来的影响。

  至于家族二代企业家,他们学历水平通常较创富一代更高,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比达92%。在企业经营上,由于家族接班事宜提上日程,除融资需求外,家族二代对强化行业洞见、提升企业经营管理能力的诉求明显高于一代企业家。同时,由于家族二代不断加深在行业、企业中的角色,他们更希望能构建圈层和交流平台,以实现人脉和信息互通。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