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涿州讲述“孤岛”突围的故事

Avatar photo

作者:实习生卞良栩 见习记者周呈宣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3年8月8日 14:08 #孤岛, #涿州, #天一, #突围的故事, #诺亚方舟

  编者按

  连日罕见特大暴雨,使三面邻水的河北涿州成为重灾区。很多小区、村庄被洪水围困,断水、断电、断网,一度变为“孤岛”。在这场暴雨中,一群群青年在各级党、团组织的号召下挺身而出,他们当中有团干、团员、青年教师、大学生、一线青工等,作为志愿者,他们不辞辛苦,冲锋在前,在洪水最一线奏响了可歌可泣的青春之歌。

  ——————————

  团委书记第一时间建群,集聚救援力量

  实习生 卞良栩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周呈宣

  从学校到家属院,836米的路程,只需要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正常情况下,这条路姜天一开车只需要3分钟,走路不到10分钟。但8月1日晚上,带着十几箱物资,姜天一和父亲摸索着走了整整3个小时。

  姜天一所在的保定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保定幼专)的涿州校区,位于涿州市西部郊区,学校相较于附近的大马村而言,地势较高。

  7月31日晚上,受暴雨影响,附近北拒马河水位迅速上涨,洪水自西向东“突袭”了学校及周边村镇。南拒马河发生决堤,在两面洪水的“围攻”下,仅一个多小时,学校就变成了一座“孤岛”。

  “水涨得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8月1日上午,姜天一和父亲接到通知将车挪出学校,等到返回时,学校周围已被水淹没,“当时还有130人被困楼内,大多数是留校老师和家属,也有老人和小孩”。

  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救援队多在灾情更严重的区域,在已经断水断电的情况下,困在保定幼专的人们决定先行自救。

  组织起来 突出洪水重围

  8月1日晚上,保定幼专团委书记李登登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幼专购买燃气群”里失联了。

  没有电,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原始社会。明明家属楼就在眼前,但李登登还是“迷路”了,他不清楚需要救援的受困者分散在何处,也不敢保证大家是否都暂时安全,李登登回忆说,“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想办法恢复联系。”

  “请能够参与救助的老师进群。”8月2日,李登登建起了“保定幼专自救互助”微信群。

  群聊“链接”起救援力量。一支由25名青年教师临时组成的青年突击队迅速成立,他们分散在校内外各处,打通了信息交流传递的通道。

  “我家里还有些食物,柜子里有方便面,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我家有大人和小孩的紧急用药”“我的电车有电,家里还有充电宝”……不少远在外地的同事,在群内积极分享着自己可用的物资,同时告知了备用钥匙放置点以及门锁密码。

  李登登和其他队员汇总着信息,把需求两端进行整合对接。

  保定幼专的家属院一共有两栋楼,连日暴雨,连通8个单元间的地下室已经被水淹没。“想要到其他单元还有一个办法,顶楼还是通的。”家属楼最高有13层,各个单元都分散有独居人员,他们汛前的物资储备匮乏,为了帮他们交换所需,队员史东硕已经记不清爬了几个13层。

  随着群内成员规模不断扩大,信息开始不仅仅局限于物资的整合与共享。洪峰几点来临?校外主干道实时情况如何?附近救援队伍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在确保真实可信的前提下,青年突击队队员们都在微信群内尽己所能传递着有用的信息。

  “可以说,青年突击队队员们积极的自救互救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校外有限的救助资源。”李登登说。尽管被洪水围困,但这群青年志愿者化身“信使”,带领保定幼专这座“孤岛”率先冲破了未知的屏障。

  蹚进洪流 探出“生命救援通道”

  第一次返回学校运送物资的场景姜天一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8月1日下午,保定幼专周围的超市已经买不到任何水和食物。因为挪车而出校的姜天一,在距离学校约7公里外的东城坊镇,抢到了十几箱水和面包。

  “眼下的问题不是买不到,而是送不了。”等到姜天一返回学校运送物资时,学校北边、南边、西边的道路已经被洪水完全淹没,只剩东边还有条小路,车辆能勉强通行,“但是不知道前方积水深浅,我一个人不敢贸然行动。”

  彼时,周边根本找不到可用的救援船只,姜天一只能在路边蹲守。近一个小时后,她终于拦下了一辆路过的“50铲”铲车。

  夜晚,在洪水的包围下,空气湿度不断增加,即便是稍浅的水域也升起了薄雾。铲车在水中摸索着前进,前方的水情、路况如何对他们而言完全是未知数。

  “第一次尝试就失败了。”姜天一回忆,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水深已经超过铲车的车轮高度,司机不敢再往前开,只能原路返回,“后面又搭上了另外一辆邻村的救援车,这才顺利将物资送到校门口。”

  运送物资的过程不易,但至少探出了一条救援队可行的道路。8月3日,涿州多日的暴雨终于按下了“暂停键”。见情况稍有好转,李登登不敢犹豫,立刻召集突击队所有人,准备按可行路线,开展一场“孤岛”大转移。

  幸运的是,一出发李登登他们就恰好遇到了来自河南省周口市的救援队。李登登告诉记者,尽管当时有专业的救援力量帮助,但这并不意味着救援困难就能够迎刃而解。

  在浅水区,救援船无法启动,所有人只能在齐腰深的水中徒步前行。到了深水区,水深将近4米,水流也十分湍急,中途救援船被不明物体划破,好几次差点翻船。李登登感慨道:“这段路程,平时开车5分钟就能到达,但实际救援过程中,单是过去就用了1个小时。”

  事实上,参与救援的远不只学校的青年突击队,这场救援行动早已变成与校外的抱团互救。

  那几天,李登登还收到了来自湖北老乡的远程帮助。“他拜托北京的朋友,给我们学校拉来了两车物资。”提及此事,李登登还是不由得哽咽,他们白天互通消息,半夜装货发车,“在原定路线大桥垮塌的情况下,这位朋友克服了重重困难,第二天凌晨两点,物资就已经到达涿州。”

  据介绍,截至8月5日,保定幼专青年突击队已成功转移校内受困的130名教师及其家属。同时,学校因洪水而临时接纳的百余名大马村受困群众现已陆续安全疏散。

  结束救援后,有人拍下了一张照片,保定幼专的人事处干事王卓站在“C位”,对着镜头笑得格外灿烂。微信群内,看到的人仿佛都被感染,在群里打趣着,一扫之前的阴霾感。王卓自己也十分喜欢这张照片,只是看着笑着,眼泪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

  中国农大涿州实验场:“诺亚方舟”渡众生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周呈宣

  初见中国农业大学涿州教学实验场场长段刘伟时,他正站在挖掘机的铲斗里,一路从满是泥水的街区过来。

  连日来,受暴雨洪水侵袭,涿州市防汛形势严峻,处于涿州市西郊东城坊镇的中国农业大学涿州实验场被洪水围堵,一度成为一座雨中“孤岛”。

  8月4日14点53分,记者搭乘救援队车辆前往涿州城西北街与涿涞路交叉路口积水较浅区域,后乘坐挖掘机得以进入位于中国农业大学涿州教学实验场内的受灾群众安置点。安置点必经之路主要街道涿涞路水位已有所下降,但仍有部分路段积水超一米。

  据附近村民介绍,“前两天涿涞路积水最深时有两米多,里面几个村的人根本出不来。”中国农业大学涿州教学实验场2300名在场科研师生、人才家园业主、实验场教职工及家属,处境艰难。

  保住!保住!

  7月29日,实验场就得到了未来要下暴雨的消息,“我们当时就预测,这次的降水量可能很大,提前做了很多准备。”场办公室主任何海波说,实验场提前做好了防汛预案,在每个场区地势相对低洼的位置都垒起了沙袋。

  “都感觉雨会很大,但以为再怎么大,也顶多就是地势低的地方积点儿水。”一名职工坦言情况发展让人始料未及。随着雨势渐大,场区附近街道的积水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涨了起来,并不断倒灌进实验场一分场的多块实验田。

  眼看着一分场的农田全泡了水,紧邻的三分场围墙也摇摇欲坠,是继续观察雨势加强防线,还是迎击洪水,将它控制在涿涞路以西,自然引流到三分场旁的废旧矿坑内,这对实验场来说是个艰难的抉择。既要保住位于核心区域二分场内国家几十亿的重点科研项目,更要保证场地师生和附近村民的安全。

  “都得保住,要坚决实现洪水不过涿涞路!”三分场职工在涿涞路西侧迅速堆起了两米高的沙袋,国家重大科学装置——模式动物表型与遗传研究大设施项目则在涿涞路东侧迅速堆起了沙袋防线,以保证洪水不漫过涿涞路进入设施内。

  而在三分场场部的办公区域内,洪水越积越多,已到涿涞路中线,三分场的职工们为了保住更多的重点项目,只能眼睁睁看着三分场内多段围墙被洪水冲倒,场部被洪水淹没。漫过三分场场部,洪水得以流向附近一处约600亩、深25米的废旧工坑内,分流了大部分向核心场区奔涌的洪水。

  有难题就想办法解决

  百余项国家科研平台和设施是保住了,但实验田却是怎么都保不住了。暴雨对于很多农田来说,是“灭顶之灾”。

  作物与遗传育种专业博士生孙蕤丹所在的课题组有大片的玉米地在涿州教学实验场内种植,这段时间她的实验正进入关键阶段,一听说外面下暴雨,“当时就感觉心里慌极了。”考虑到人身安全,她和同课题组的同学们一直熬到雨停,第一时间跑到了实验田。

  玉米大片倒伏,地里的积水有齐腰高,“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刚一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难受。”正扎在地里做抢救工作的孙蕤丹有些感慨,“这块田不仅是某一个实验课题,有一些育种是几代人的努力成果。”

  但有难题就要想办法解决难题,“搞科研的路很漫长,哪有不经历几次失败的,农学人一路传承下来的就是乐观和奋进精神。”孙蕤丹说。

  一株一株地扶起来,一块田挨着一块田地耐心解决。农艺与种植专业的李婕刚刚进入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经过暴雨洗礼,她对农学有了更多新的认识,“我们做实验尚且如此痛心,农民种了一年的庄稼,一夜之间化为乌有,那可能是一家人一年的生计。”

  “这样的极端天气下,才真切体会到农民的不易,学习农学具有太多的现实意义了,以后通过一代代的努力,我们会研制出更多耐受极端天气的新品种。”李婕说,这也许是未来要攻克的新方向。

  和玉米地同样面临严峻考验的还有实验场内的鸡舍。

  “实验场周边道路全部被淹了,玉米、豆粕等原料运不进来,暂时就配不了饲料,这会影响养鸡实验。”动物营养与饲料科学专业博士后孙宝盛的科研项目已经进入关键阶段,但由于雨势太大房顶漏水,雨水打湿的饲料已无法使用。“我们拿出了之前多配出来的饲料,暂时解了燃眉之急。”

  在鸡舍进行的实验项目,水、电任何一样都不能少。“因为一旦缺水,夏季高温,无法给鸡供水会出大问题,断电就更没法养鸡了,风机停了,时间长会造成大龄鸡大面积缺氧而死。”实验场东鸡场负责人曹克军为了保住学生们的实验项目,从7月31日晚上就一直在鸡舍值守,每晚要去发电机房至少看4趟。

  要自救更要救人

  “我们村全都泡了,没地儿待只能上这儿了。”丁家庄村谭大爷家的房屋受损严重,“家里房子、庄稼全完蛋了,我和老伴儿在这儿待两天了,家里现在水电全没有,回去也没法住。”谭大爷说,7月31日洪水冲袭丁家庄村后,村里灌满了水,他及时从村里出来,原本想投奔亲戚,但积水太深,根本走不出去,于是就跟着村里大部分人,集中到了中国农大的实验场。

  实验场场部办公区没有积水,保证配电的电力组三班倒维护着场区内电力供应,供水没有中断。在洪水的包围下,周边6个村的村民被安置到了这只“诺亚方舟”中。

  7月30日凌晨,大量受灾群众开始聚集到实验场。“开5号院让大家住进来”,但仅两小时场地就住满了,“再开求是楼、稼穑楼东西报告厅”,不到半天时间场地又再次满员。随着不断有受灾群众转移至实验场安置点,最高峰时段,安置点内受灾群众达2000余人。

  “把办公室老报告厅、稼穑楼107会议室、二楼两个会议室全部打开供群众居住。”实验场安置点成了目前涿州西部最大的安置点。在全力保障了百余项国家重大项目未遭受严重损害,保障场内职工、在场师生、人才家园业主共2300余人人身安全和正常生活秩序的同时,实验场为周围受灾群众开放了9处场所,提供了住宿床位500余个。8月5日经协调再次募集了1200张折叠床。

  虽处孤岛但不是孤军奋战

  由于实验场往常假期用餐人数不多,所以这个暑期就没储备那么多口粮。危难时刻,口粮成为安置受灾群众面临的最大挑战。

  “7月31日,爱心人士、企业送20斤包装大米20袋、面粉20袋;8月2日,丁庄书记路刚带领村民捐赠羊6只,鸡蛋400斤;8月3日大团柳村民捐赠蔬菜200斤;8月4日宁村村民捐赠蔬菜150斤,企业捐馒头1500个……”这几天,实验场食堂负责人沈建华准备了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每一笔接收到的爱心捐赠。

  “若没有这些捐赠,根本撑不到今天。”沈建华说刚开始安置受灾群众的时候,“最让人发愁的就是找物资,每天4000多人次吃的咋弄?”从7月30日晚上就开始连续奋战的他,说话声音都变得沙哑。

  暴雨初至,大量受灾群众涌入实验场时,实验场仅有200斤主粮,“这些粮,用不了半天就吃完了”。

  为确保在实验场安置点的每个人都能吃上饭,职工们使出了浑身解数,“我们把菜地里能吃的菜,不论大小,全都给摘了,把库里的麦子拿出来,找到了周边还能正常运转的爱心企业现磨成了面粉,解决了短期内的问题。”

  8月2日,涿州市政府协调部队等单位通过直升机投放了两吨方便面和火腿肠等物资。

  虽地处孤岛,但不是孤军奋战。涿州教学实验场并不是孤立无援的,政府供应、企业捐赠、村集体和村民自发提供物资,各方支援开始源源不断进入安置点。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钟登华、校长孙其信听闻实验场所在涿州遭受洪涝灾害后,第一时间致电实验场,“要想尽一切办法努力保障师生、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并为赈灾提供了专项资金。

  目前实验场安置点内共储备面粉4000斤、大米2500斤、鸡蛋400斤、蔬菜1000斤、矿泉水150箱、猪肉350斤,能够满足在场师生、职工、受灾群众一周左右的生活供应。

  “我们是00后,我们不怕累”

  8月4日中午,记者推开了场区稼穑楼一楼会议室大门,屋内桌子上、凳子上、沙发上、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趴着10几个年轻人。他们中有很多人一整夜没睡,有的已经连续奋战了48小时。

  “30号晚上这里大概来了600多人,后来越来越多,其中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孩子。”从附近村里转移安置到实验场的路豪是村子里少有的青壮年,看着大批的受灾群众不断转移进来,他主动站出来做起了志愿服务。

  “一般是来一批人,登记好,再等一批人,再统一带到住的地方。”但7月31日晚上3点左右,实验场内突然涌进了一大批受灾群众。

  “那时候真的是手忙脚乱,要把来的人一一分类,按年龄和身体情况,分别带去老人住所和年轻人住所,真的感觉分身乏术。”从稼穑楼到住地,那条大概300多米的路,路豪已算不清一晚上折返了多少次。

  家住附近的李嘉皓在场区做志愿服务已经两天了,从操场到体育馆再到受灾群众住地,他来回搬运着各种物资,脸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止不住地往下流。“昨天进来了一车菜,我们卸了大概几百斤。”尽管物资很多,活儿很重,但李嘉皓一直觉得,“大家来了这里要吃饭要喝水,安置点里老人多,我们年轻体力好,我们来搬天经地义。”

  石家庄科技信息职业学院2022级工业机器人专业的吴寒也加入了志愿服务队伍。暑假后刚回家的他,就遇上了暴雨,“我本来是来这儿避难的,但看着那么多无助的村民,看着一个又一个00后站出来了,我真的坐不住。”

  他开始主动帮助镇里派来负责安置受灾群众的工作人员,一起搬运物资,维持秩序,登记情况,安排床位,清理垃圾,室内消杀……

  加入志愿服务队伍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有20余人,为了更好协作,这些年轻人开始分工分组,根据灾民需要,划分了职能不同的服务小组。

  “我们观察到,第一天食堂在开餐的时候,人非常多,为了保证安全,维持打饭秩序,我们设置了秩序组,还有搬运组,安保组。”吴寒说,大家分工不同,但目标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让村民在安置点生活得好。

  ——————————

  河北电力组建数支青年突击队加快受灾地区供电恢复

  在暴雨中守护光明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周呈宣

  “一二三、一二三!”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苍岩山镇北障城村的电力抢修现场,供电员工焦阳正和队员一起奋力用手拉动电缆。

  7月28日,台风“杜苏芮”来袭,河北省石家庄市、保定市等9个区市发生洪涝灾害。

  在井陉县苍岩山,灾情较为严重,由于道路塌方导致回供电所的道路被摧毁,焦阳和供电所的师傅们,在电力抢修一线连续奋战了5天。

  “这5天,一共睡了不到20个小时。”焦阳说。

  担当

  7月31日,焦阳在凌晨突然接到了来自南障城镇政府打来的求助电话,“受灾情影响,整个南障城都停电了,镇政府是应急指挥部所在地,停电对继续进行救灾部署产生了很大影响。”

  得知情况后,焦阳和抢修队的队友们第一时间紧急协调了应急发电机,然而由于道路塌方,发电机只能运送到距离镇政府3公里外的地方。

  怎么办?“走,扛也要扛进去。”焦阳和队友们毅然选择了下车徒步,一起抬着发电机向前挺进。

  历时50多分钟,他们从积水塌方的道路一路蹚到了镇政府,为应急会议接通了电源。

  顾不上休息片刻,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594障城线投入新的抢修工作,在完成一系列的倒杆断线、变压器倒坍等故障处理后,已经是下午4点……

  作为

  “110千伏何家店电站保护装置发‘直流母线绝缘降低’信号,赵学成带上‘家伙’,咱们去看看。”

  7月30日,保定市各县区雨势增大,保定市变电检修中心二次检修一班管辖的变电站缺陷频发,直流接地缺陷此起彼伏,青年检修员芦佳硕接到抢修通知后组织队友立即出动。

  出门时,正值雨势变大,路上升起了一层水雾,抢修小组丝毫没有犹豫,立刻驱车前往变电站。在紧张的何家店消缺工作结束后,芦佳硕和赵学成又赶往了徐水变电站处理下一个缺陷。

  此时,徐水城区已是一片汪洋,为了安全进入变电站,在多次寻找后,二人蹚出了一条进入变电站的路。

  持续的大雨,闷热的作业环境,加上高强度的工作,汗水早已浸湿了他们的工作服,但芦佳硕和赵学成根本无暇顾及,依旧埋头抢修。从早上出发,到晚上10点结束,准备返程回到厂区时,抢修车已因道路积水过深,被困在路中间。艰难跋涉返回厂区后,稍作休整,芦佳硕便再次接到抢修电话。

  保卫

  变电检修中心通过无人机和视频,时刻关注着涿州地区220kV变电站的情况,在水势稍退时,抢修人员便快速进入了变电站,进行深入检查。党庄站和涿州站站内以及周边进水情况并不严重,而豆庄站周边的水情却不容乐观。

  围墙外水一米多深,墙角下地面塌陷,一旦围墙倒塌,豆庄站很有可能会因为进水停电。作为涿州地区的枢纽变电站,停电将会导致整个涿州西部地区全部断电,后果不堪设想。

  险情就是命令。检修中心书记瞿云飞带领一众年轻检修员根据现场实际情况,对围墙加装沙袋,安装防水挡板,在各种加固手段的保护下,变电站围墙逐渐牢固。一个通宵的奋战,豆庄危机解除。

  攻坚

  面对恶劣天气,骨干成员进驻了防汛防台风的重点变电站驻站值守,一支驻守在电力核心的青年突击队建立了起来,在艰难险重的保电工作中承担抢险任务。

  涿州辖区内有3座110kV变电站被大水完全淹没,全城多处断电。青年突击队主动请缨,定点抢修110kV塔上变电站,加快供电恢复。

  8月3日,检修中心副主任曹磊组织的一支先遣队到达了站外进行观察,几名队员搭乘救援艇逐渐靠近变电站并时刻关注水位。

  8月4日早上,洪水逐渐退去,但车辆还是无法进站,青年突击队队员们早已等不及,徒步通过紧邻站外的小树林进站。人抬肩扛,这群年轻人将各类试验仪器工器具,一一运送进变电站。

  没有电源、没有清水,青年突击队队员在潮湿闷热的环境中全力抢修,清淤,清洗设备,烘干,试验……从8月4日中午到8月5日凌晨4点,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持续奋战,供电恢复。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