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再次来到占里,这个被誉为“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第一村”的侗寨。连续几天见不着太阳,都被云层遮住,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行程和心情,由从江往占里的26公里路程, 一路盘旋,一路是迷人的风景。

     占里对于我已不是陌生之地,但是,我发现,它对我始终都是新鲜的。去年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曾来到这寨子,那时从江刚与高增通上公路,占里也还没有被开发为民俗旅游村,周围被一片原始森林覆盖着,被绵亘的大山遮闭着,像一个被人遗忘的世外桃源。

     占里侗寨位于黔东南从江县境内,地处高山海拔的密林深处,经济虽然落后,但民风极为淳朴。桂林前往,必须得熬过300多公里的颠簸困顿尘土飞扬,几个钟头的自驾,仿如策马扬鞭驰骋沙场。

     侗寨的亮相,让车内所有的人都激动不已,一个神奇的原生态图画让我们大呼过瘾:无论是寨前寨后,屋旁树下,无论是小路边还是溪流旁,到处耸立着高高的禾晾。晾杆上,层层叠叠挂晾着从田里新剪收回来的禾把,稻穗黄熟,金光灿烂,远观如金色长廊,近看似黄色屏风。这一面面屏风蜿蜒三四里,又似一堵堵金墙,雄伟壮观,构成了侗乡金秋丰收的画面。由于山高地陡,人口密集,空旷的平地太少,秋收时,粮食收回家后连个摊晒的地方都没有。于是,聪明的占里人就发明了“立体晒谷坪”,禾把剪回来后,就往晾杆上一晾,不需再翻弄,过一个多月,禾把自然干了。要是有哪家的禾把松了,就会有人帮他收拾起来,重新捆扎挂好。

     离开占里,我们径直前往小黄,去小黄听歌,是我久N的心愿。

     八十年代初,法国一位名叫路易斯·当德莱尔的音乐家来到侗乡采风,在黔东南的一个寨子听了侗族大歌的演唱后,他赞不绝口,认为是人间仙乐,于是在1986年10月巴黎金秋艺术节上,他邀请了9位侗寨姑娘到巴黎演唱侗族大歌,据说那9位姑娘整整演唱了1个小时,歌声倾倒了整个巴黎,连艺术节执行主席听了侗族大歌演唱之后激动地说:“在亚洲的东方一个仅几十万人口的少数民族,能够创造和保存这样古老而纯正的、如此闪光的民间合唱艺术,这在世界上实为少见。”

     这个寨子就是小黄。此后,小黄的侗族大歌曾几度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联欢晚会、北京音乐厅等重大国内外演出活动中频频亮相,并受到亿万观众的赞赏。

     小黄侗寨位于都柳江北岸的归树山上,属从江县高增乡,距从江县城20公里,村内有吴、潘、陈、贾、蒋、刘、梁、石、廖、谢等姓氏居民680户,3300人,全系侗族,是一个有着鲜明侗族原生文化特征的典型侗寨。因小黄人擅长演唱一种具有多部和声的侗族民间歌曲(侗语称“嘎老”,意即“大歌”),自古以来享有“歌乡”之誉。1993年,贵州省文化厅授予其“侗歌之乡”称号,1996年,中国的文化部授予其“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称号,从此名声更大,四海闻名。

     第一次听侗族大歌,那是在多年前某晚会节目上,一队女歌手微微摇动着身姿,低眉垂目的面颊带着羞涩的怯笑。身佩的银饰丁冬在响,仿佛是淙淙流淌的小溪,清脆而婉转。大歌节奏徐缓,曲调舒畅流利,和声质朴轻灵,旋律优雅清醇……歌词,我一个字也听不懂,调式,我一点也不明白,可天籁般的侗音,萦绕在我的头顶,震撼着我的心灵。

     这震撼,绝不是一瞬间的。她诱惑着我去西行,去寻觅。侗族,是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从古至今,他们叙事、传史、抒情等都是通过口传心授,在大歌中传承。文字,此时已经显得多余而苍白。小黄侗寨之所以堪称典型,就在于它不仅具备原生文化基本结构所有的文化要素,而且它还通过歌谣传承的形式,将这些要素整合起来,形成有机的整体。因此,当我们来到小黄,我们就不仅看到了美丽的木楼村寨,看到了精致的鼓楼和花桥,听到了优雅动人的大歌的歌唱,而且,我们还能感受到一个活体的侗族原生文化形态,是如何有机地整合和运转的。

     “饭养身,歌养心”,和别处的侗族相比,小黄最突出的一点是它全民性的音乐生活。这是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歌唱世界,所有的社会成员都如此狂热地迷恋于歌唱,从生到死,从未停止过自己的歌喉。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