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导航栏广告替代文本

  随着旅游的火热,“陪拍”这一新兴行业悄然进入公众视野,有从业者暑假接单量快速增长。“陪拍”提供全程陪伴、拍照、修图等服务,相较于“跟拍”“写真”等传统的商业摄影模式,“陪拍”可称作“轻商拍”,经济负担较小,摄影装备、造型等更轻量化。

  哪些人在从事“陪拍”行业?体验“陪拍”的人有何感受?此行业现状如何?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发现“陪拍”从业者大多是年轻人,分为全职和兼职,服务价格由拍摄设备、场景、出行线路、参与人数、拍摄难度等决定。“陪拍”兴起的同时,“陪拍师”的技术、服务水平良莠不齐,“放鸽子”“逃单”等现象频现,顾客体验也是百人百感。

  价位20-128元/小时

  充当城市向导的角色

  近年来,成都旅游热度保持在全国第一梯队,被世界旅游联盟评为“中国最受全球旅客欢迎的10大旅游目的地”。今年暑假,成都的暑期经济也迎来了蓬勃发展。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成都航空枢纽(成都天府国际机场、成都双流机场)累计起降航班25.4万架次,完成旅客吞吐量3458.9万人次。这组数据背后,是上百万人次的探索成都之旅。

  “这个暑假期间,客单量增速很快。每天通过社交平台咨询的客户在3-6个,工作日期间我每天完成2单,周末时间充足可以完成3单左右。目前已完成了200单左右。”超超是从事旅游业的摄影爱好者,同时也是兼职“陪拍师”。谈及近期接待过的顾客,她说,“暑假期间,来成都旅游的外地游客很多,‘陪拍’的顾客有省外20多岁年轻人带着父母全家出游的,也有母女出游想拍亲子装的。”

  “对于省外的游客,一般我会参与到出行线路规划中,会建议成都适合拍照的打卡点,比如武侯祠、宽窄巷子、东郊记忆、锦城湖公园等。”超超介绍,自己的“陪拍”服务不包含妆造、服饰等内容,价位在128元/小时。在超超看来,“陪拍”服务提供给客户更多的是陪伴,但摄影技术也必须“过得去”,能得到客户认可。“我更愿意叫自己摄影爱好者,我充当一个城市向导的角色,会向外地游客介绍成都历史、文化,推荐美食,用相机记录他们在这座城市的旅行轨迹。”对于成都本地顾客,超超很少主动推荐线路和点位,“本地的小伙伴,更倾向看展、去博物馆、去咖啡店等。大家像朋友一样相处,氛围感和陪伴感很重要。”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提供“陪拍”服务的群体中,大多是年轻人(00后、95后),分为专职和兼职。价格由拍摄设备、场景、出行线路、参与人数、拍摄难度等决定,平均价位在20元-128元/小时。

  专业摄影师陪伴

  解决独行、不会拍照等问题

  超超承认,“这个行业比其他行业的小时工赚钱。”被问及是否会产生额外费用时,她说,“我们约的时间都尽量避开饭点,水、食物、车费(地铁或公交能到达)都是我自备,尽量不产生除‘陪拍’外的其他费用。但如果要去收门票的景点,会提前与客户商议。”他们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陪拍信息“接单”,陪拍地点多为城市地标景点(比如宽窄巷子等)以及成都周边游等地。其中,有从业者提供“规划游览线路”“妆造造型指导”等服务。

  和超超不同,阿介是专业摄影师,也是全职“陪拍师”。“我大学期间就在摄影工作室上班,今年7月辞职。在朋友的推荐下,我加入到‘陪拍’这个行业,目前干了半个月。”在他的社交账号里,发布了一些个人作品及“陪拍”设备,其中分索尼6300(微单)、佳能SX160(卡片机)和手机,选择的设备不同,“陪拍”价位也不同,平均价位在60元-70元/小时,“一般情况下,‘陪拍’服务时长在3小时左右。”

  “刚入行那会儿客单量不稳定,会出现3-4天空窗期。随着大家对这个行业的了解,目前我已经开始有档期安排了。”阿介有些腼腆地说,“陪拍”的模式不像专业“跟拍”“约拍”那样固化,“它(‘陪拍’)更自由和随性,不需要顾客妆造那么刻意、动作那么模板化,更多的是与朋友玩耍时展现出的那种真实感,更生活化。”他认为,去严肃化、去模板化所带来的松弛感,构成了“陪拍”的独特吸引力。“解决了一个人独行没人拍照、陪伴,或者解决‘男朋友不会拍照’等诸多问题。”

  服务水平良莠不齐

  体验者:像开盲盒,选择需慎重

  “我一个人去过新疆、敦煌、海南等地,选择‘陪拍’服务对我来说是一种交朋友的方式,我更看中双方是否有共同话题、能不能一起玩。”有5次“陪拍”体验的刘雅楠是一名自由职业者,旅行途中她会在不同的城市邀约“陪拍师”。谈及体验感受,她坦言,“像开‘盲盒’,有趣的‘陪拍师’会让人舍不得离开这座城。但迟到、服务态度差的‘陪拍师’会影响我的出行计划。”

  另一体验者张鹏介绍,网络上报价很便宜的“陪拍”服务,选择的时候要慎重。“我遇到过交了10元定金,对方以排期满了为由让我等,再咨询就直接被删除好友。”他表示,因为价格便宜,自己也没再追究。“网上性价比高的‘陪拍师’有很多,不走心的也有。部分‘陪拍师’见面后没有太多交流,拍照技术也不行,可以说完全没有服务体验感。”

  多位体验者认为,“陪拍”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技术、服务水平良莠不齐是常态。选择这项服务更多的是在寻找一种情绪价值,“当成交友、陪伴、城市向导都可以,其实是一种情感需求的补充,花钱请人陪自己看一次展览、逛一逛公园,甚至喝杯咖啡聊聊天,对从业者的技术要求没有那么专业,取而代之的是情绪价值反馈。”

  ■ 观察

  “陪拍”行业混乱

  律师:属于劳动服务范畴,保留证据是关键

  记者调查走访发现,这个新行业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存在隐患。其中“不守时”“放鸽子”“逃单”“不满意违约”等情况较为常见。有从业者介绍,部分顾客交了定金(约30元),要求去指定的地方汇合,结果顾客临时“放鸽子”还要求退款。还有从业者表示,全程“陪拍”双方都很开心,便提早将成品发送给对方,但对方以拍的不满意为由“翻脸”拒绝支付尾款。多位从业者直言“约定都是口头承诺,几乎没有书面协议,都是凭感觉判断接单,吃亏也只能自己认。”

  多位体验者表示,自己定的是相机拍摄的价格,但“陪拍师”却只用手机拍摄,修图也很随意。另有体验者认为,体验“陪拍”服务全靠运气,“陪拍师”素质高低、服务态度好坏决定体验感受。更有体验者称,曾有“陪拍师”以帮忙化妆为由,要求前往“陪拍师”家里化妆,最终被自己朋友制止,“或许存在一定风险”。

  对此,北京东卫(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表示,“陪拍”这个行业虽然出现的时间较短,但本质上是雇佣者和被雇佣者形成的劳务服务关系,可归为劳务服务合同范畴。“我国民法典规定了合同订立的形式,包括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其他形式。”

  “无论是顾客还是‘陪拍师’,在达成劳务关系后,双方应该明确服务内容、照片成片标准、服务形式等,同时保留好相关证据。”陈小虎认为,如果当事人一方“放鸽子”,构成根本违约,则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并有权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如果顾客拒绝支付尾款,是因为对作品不满意,那这一说法太过主观,若“陪拍师”已按照约定完成服务,就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同时,陈小虎建议,消费者应当仔细甄别风险,维护自身权益。

国际绿色品牌联盟
Avatar photo

作者 绿色经济网

  “绿色经济网”是以绿色经济大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高新技术为支撑,弘扬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绿色经济发展,服务于不同领域群体。绿色经济网为绿色新政、绿色企业、绿色消费、绿色品牌、各行各业的绿色人物服务。为了绿色经济网更好的发展壮大,欢迎各界有缘人士,友情参与共同发展。